黑龙江分社正文
首页人物专访
80后“帅锅”修了飞机修火车
2020年12月08日 15:03 | 来源:中新网黑龙江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12月8日电(李敏)33岁的吴琪鹏是个80后,也是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公司三棵树机务段检修车间的一名机车制动钳工,日常负责维修机车制动系统的上千个部件。

  吴琪鹏身高1米八,皮肤微黑,话不多却常能看见脸上憨厚的笑,大眼晴看上去又有些“呆萌”,工友们都昵称他“鹏鹏”。15年前的鹏鹏,没有现在高,也没现在结实,却也是个佼佼者。那年,他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空车地勤战士,在上海某岛负责检修飞机。

  “入伍后,先到新兵连军训,在新兵连我就给选到了修习机的培训班”半年里,鹏鹏一边完成相应的军训任务,还要一边学飞机构造原理和电器部件、电路图。别人喊累喊难还偷懒,他却闷着不吱声,教官让干啥干啥,很快踏实肯吃苦的鹏鹏“上阵”了,负责检修战斗机电器部件。“小时候玩我爸买的飞机,现在有了真的大飞机”,鹏鹏兴奋异常。拎着“家伙什”上机,测电流电压,找故障点,维修,鹏鹏乐此不疲。一年后,由于出色的业务和踏实的性格,他被选为“专机”机组的检修师。

  “那时,就开始给飞机‘捊线’”。银色飞机起落架上整齐码着蓝色的线,特别醒目。鹏鹏说,每次捋完线,他都有一种成就感。他还说,电器部件检修很重要,特别是一些仪表、飞机罗盘。当飞机在大海和蓝天之间飞行时飞行员肉眼无法判断天和海,只能靠罗盘。如果罗盘检修失误,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检修设备时,鹏鹏从来不敢马虎。

  每次飞机起飞前,他和战友位还要对电源、电器设备进行一次再测试。测试无误后,他们与机械师在飞机侧面站成一排,目送着自己检修过的飞机从起飞坪上启动、滑翔、最终一飞冲天……

  还有最高兴的活儿,就是爬到飞机的机翼上进行擦拭作业,他拿着细软的布像小时给玩具擦拭一样细心。两年的军族生涯很快就结束了,他获得了优秀士兵称号,也从小豆芽长成了大小伙子。

  2009年,离开了心爱的飞机和战友,鹏鹏有些难过。但是三年再培训后,他又被分配到了三棵树机务段,成为了一名负责检修机车的机车制动钳工。火车“起机”时轰鸣声,让他想起了那久违的飞机螺旋桨旋转的声音。

  原以来修过大飞机,修个火车太简单了,没想到这个庞然大物并不比飞机好对付,成千上万个部件让他“麻瓜”。他又拿出“闷”的本事,不作声学,不懂对着书本看,看着师傅干。没多久,师傅们喜欢上这个不爱言语的鹏鹏。他说,修飞机电器部位不埋汰,工作量相比也不大。但是修火车,特别是内燃机车,到处都是污油,一身一脸油泥是常事。特别是在机车制动部件“脱漆”处理过程中,更是没人样,味道也刺鼻。“挺累,但是看着自己修好的火车干净地‘出库’,就挺高兴!”

  几年下来,部件拆解、清洗、检修、组装,他得心应手。“火车和飞机一样,拉旅客,人命关天,不能马虎!”大到上百件的部件,小到指甲盖大小的垫片、1毫米的胶圈,他从来不“省略”程度,严格按工艺和规章干活。遇上个技术难题,他就几天几夜甚至几个月地琢磨,小“技改”也一个接着一个。

  机车风源净化干燥筒是1米多长的铁筒,起到过滤空气、油、水中杂质的作用。由于筒口细,伸不进去胳膊,检修时无法看到底部滤网状态,成了检修中的难题。吴琪鹏左琢磨右琢磨,左鼓捣右鼓捣,居然成功解决。他就地取材,找来报弃的机车雨刷杆,又把更衣箱里的穿衣镜剌成三指宽的小镜子,用“蓝胶”固定在雨刷杆末端。神器出笼,工友们给其取名“照妖镜”,只要把神器探进筒体就可借助镜子查滤网状态。为此,单位还给予了吴琪鹏500元奖励。

  吴琪鹏还是名新媒体爱好者,没事就托着相机拍各种颜色、各种型号的火车头停停走走,拍工友们汗流浃背修火车,顶着风雪开火车。他拍摄的短视频素材还被中央电视台采用过。

  “我家儿子三岁了,我还想要‘二胎’,最好都儿子,一个开飞机,一个开火车……”鹏鹏认真地说,黝黑的脸满是呆萌。(完)

【编辑:郭璨】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中新网黑龙江新闻”,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中新网黑龙江新闻 。

中新社黑龙江分社团队
王晓丹
解培华
刘锡菊
史轶夫
戚欣茹
姜辉
王琳
王妮娜
魏来
范英杰
吕品
郭璨
李香梅
(此排名不分先后)